聚丙烯储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丙烯储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13家银行超13亿信用证逾期苏豪集团陷债务黑洞

发布时间:2019-09-29 05:30:51 阅读: 来源:聚丙烯储罐厂家

13家银行超13亿信用证逾期 苏豪集团陷债务黑洞

金银岛首页 大宗财经 大宗新闻库 正文 13家银行超13亿信用证逾期 苏豪集团陷债务黑洞 2015-03-18 23:36:16 来源:金银岛 评论()

分享到:

本报记者 赵士勇 南京报道

去年石油价格的暴跌犹如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使得江苏省属大型国企苏豪集团卷入了一场债务风波中。

从1月13日开始到3月9日,苏豪集团通过上海清算所连发6次公告称,公司三级子公司江苏省纺织工业进出口集团(下称江苏纺工)部分信用证出现逾期,共涉及13家银行,逾期债务折合人民币超过13亿元。另外还有2.07亿元由江苏省纺织集团(下称苏纺集团)负有担保责任。

但据《华夏时报》记者调查了解,公告所披露的债务只是一部分,江苏纺工实际上还有数亿元贸易商欠款也已逾期,部分贸易商已向法院起诉。同时本报记者还从有关部门获悉,江苏纺工董事长周晓炎等人已被江苏省公安厅立案调查。

苏豪集团债务风波

“我们是去年11月与江苏纺工签的苯乙烯和甲苯供货合同,约定最晚支付日是当年12月18日,但是他们一直不给开信用证,也不给货款。”一家江苏省外贸易商负责人告诉记者,之后他们不断与江苏纺工及母公司联系,但直到现在江苏纺工也未履行违约责任。

据悉,为了获得赔偿,30余家贸易商推举代表带队多次赴苏纺集团及其母公司苏豪集团沟通,仅这些代理贸易商的债权就达到3亿多元,每一家债权都在千万以上。

而除了贸易商的欠款外,江苏纺工还有大笔银行信用证欠款。

由于苏豪集团曾发行多期短融券和中期票据,须履行重大信息披露责任,因此从1月13日开始,苏豪集团通过上海清算所连续发布6次“下属三四级公司信用证发生逾期的公告”,根据3月9日最近一次披露称,因代理进口化工产品业务的委托方资金周转出现困难,截至3月6日,江苏纺工及其子公司进口开证及押汇总额为2.68亿美元,国内信用证总额为1.64亿元。其中进口开证及押汇逾期金额达到2.01亿元,国内信用证逾期6100.23万元;苏纺集团履行担保责任代偿2.07亿元人民币。

根据披露信息,上述逾期信用证共涉及13家银行,其中多家银行下发的进口开证以及押汇资金均超1000万美元。

资料显示,苏豪集团即江苏苏豪控股集团,系江苏省属大型国企,旗下一级控股子公司包括苏纺集团、弘业集团、苏豪国际集团、苏豪投资、苏豪建设、弘业期货等8家一级子公司,而江苏纺工、弘业股份(600128,股吧)(600128)均为苏豪集团三级子公司。

债权人上门讨债

“直到现在也没给我们明确的意见,答应过的补偿也没有兑现。”一家贸易商负责人告诉记者。

据了解,已经登记债权的贸易商约有30多家,其中有22家组成了债权人联盟,联合向江苏纺工及其母公司苏豪集团讨要欠款,并多次举行谈判。据一份双方谈判纪要显示,苏豪集团处置小组曾承诺2月上旬拿出处理方案,并先行支付一部分欠款,然而直到目前都没有兑现。2月9日和3月16日,不少贸易商代表到苏豪集团和江苏省国资委讨要说法。

除了贸易商欠款外,如果逾期风波短期内不解决,上述13家银行也可能产生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不良贷款,但尚不知晓银行与江苏纺工的沟通情况。

“实际上,江苏纺工可能早就资不抵债了,但是我们敢跟他们做生意,就是因为他们说自己是国企,不会出问题的。”上述贸易商表示,“现在看苏纺集团也难兜底,我们只能去找苏豪集团。”

然而对于苏豪集团来说,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这个事发生得很突然,国企的管理体制和民企不一样,纺工集团是我们子公司,是132家下属企业之一,他们的管理权限在纺织集团,而超过管理权限的必须要先报到国资委。”事件处置小组一位人士表示。

“前期他们(江苏纺工)大量违规操作都没有在电脑系统里(显示),都在线下操作,而且撇开了总经理,董事长直接指挥业务员在做,给我们的调查带来很大麻烦。”该处置小组人士称。

一般来说,国企之间互相担保拆借是稀松平常的事。根据苏豪集团2014年第一期短融券募集说明书披露,截至2013年9月份,苏豪集团为苏纺集团及其子公司的担保总额达到9.27亿元。然而苏豪集团在上清所公告中称,他们目前并未对苏纺集团和江苏纺工提供担保和出借资金,这也意味着法律上苏豪集团并不负有代偿义务。

不过,上述处置小组人士曾向贸易商表态:“当前的主要工作就是尽量减少损失,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正在全力追查货物和资金,争取把损失降到最低。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决不会让这个企业破产,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都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

危机背后疑点重重

在当前国资监管日益严格的情况下,江苏纺工怎么会陷入如此境地呢?为了了解这一情况,《华夏时报》记者分别致电苏豪集团、苏纺集团、江苏纺工方面,但三家公司均不愿回答此事。

但据一位熟悉此事件的弘业期货人士透露,此事直接原因就是芳烃产品暴跌,导致江苏纺工大批违约,而放出的货也收不到款,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据了解,江苏纺工与这些贸易商交易的主要是芳烃类化工原料。去年以来,芳烃产品价格连续下挫,如苯乙烯从最高时1680美元/吨,到今年1月份跌至850美元/吨上下,几近腰斩,特别是去年四季度跌势最猛。

其实作为进出口贸易企业,江苏纺工并不需要大量存货,如果能够及时转手卖出回收货款,不至于资金链断裂。然而江苏纺工却向代理贸易商大量采购,放出去的货也无法汇款,这也是此事件最大疑点之一。

记者调查了解到,江苏纺工有大批化工产品都卖给了江苏万荣国际进出口公司,后者同样是一家贸易公司,其法人代表为陈慧敏,股东为王婷和朱永灵两人。但据苏豪集团内部人士透露,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其实是另一个叫蒋涛的自然人,此人曾在苏豪集团某子公司任职,并为后者专门操盘化工产品贸易。

而苏豪集团处置小组也承认,周晓炎等人存在隐瞒公司经营和财务状况的行为。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江苏省公安厅签发的“协助查封通知书”显示,江苏纺工董事长周晓炎等人已被立案调查,存放于江阴丽天石化码头的一万余吨苯乙烯产品和其他有关江苏纺工的资产也被查封。

那么江苏纺工到底用什么方式逃过了母公司和国资委的监管呢?它与江苏万荣交易的背后有哪些秘密?《华夏时报》记者将会继续追踪。

(责任编辑:HN026)(来源:华夏时报)

标签: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相关阅读 精品推荐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国内铜生产商挺价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据外媒消息,中国保税仓库铜库存7月份出现四个月来的首次下降,冶炼厂据称因价格无利可图而采取了限售措施...[详细]

国企改革方案随时可能出台 央企功能分类改革或成基石

中钨高新停牌静待重大事项 五矿系钨资源整合倒计时

紫金矿业抄底澳洲金矿 最大风险或来自美国加息

西安波音板供应

西安公路材料图片

西安绝缘板

西安碳素管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