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丙烯储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丙烯储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铁锹砍死了黄老太-(XINWEN)

发布时间:2021-09-24 15:29:45 阅读: 来源:聚丙烯储罐厂家

红石村九十五岁的老寿星黄老太过世了。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太太九十五岁高龄,乘鹤西天本也没有可奇之处。但遗憾是老太太非正常寿终正寝,而是掉落茅坑淹死的。这让干净利索了一辈子的老人家,怕到了天堂也难畅快……

老太太名叫汪淑玉,说起来也算是老一辈儿中厉害的角色,上个世纪四十年代进了老黄家,25多岁花一样的年华嫁给了大她十几岁的丈夫给五个孩子当后妈。但是这也只能怪命运给她开了个不小的玩笑,原来她幼年时贪玩爬树从高处掉下来幸亏抢救及时保住了一条小命,但因此却永远失去了做妈妈的机会。时间一晃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也出落得漂亮端庄,再到出嫁的年龄但因为身体原因却始终无人问津。无奈进黄家做了填房,当了后妈。

刚嫁入黄家的她,虽然背底里哭,但在人前却始终在笑,在亲戚朋友,邻里之间都赢得了好口碑。对待几个孩子更是视如已出,令几个孩子也渐渐从失去妈妈的悲痛阴影中走了出来。她更是和丈夫没日没夜的辛苦在田间地头,从来不曾因为农忙耽搁过哪个孩子的学习时间,更不曾让孩子吃过冷饭,穿过脏衣。几个孩子不辜负父母的辛苦除老大黄明亮以外其他四个都跳出农门出息了,成了村里为数不多的端上了铁饭碗的公职人员。老大虽然没有大富贵,当了个村支书,却也混得吃穿不愁。

黄家现如今已经四世同堂,家里人无一不对老太太尊敬孝顺,更何况现在的黄家家大业大,所以黄家人这次对老太太的丧事格外注重,说要办得隆重且风光。在得到老人家去世的消息后,黄家所有的子孙包括重孙全部都要求返家奔丧,一时间整个灵堂人头攒动,个个身披麻衣头戴白孝,白色身影随处可见,方圆几里的路上邻居家的院子一片白花花与下雪堪有一比拼。

大家都忙着把筹备葬礼,唯独老大黄明亮跪在母亲的灵柩前时而呜咽,时而发呆,任谁也劝不停下。亲戚朋友都被这份浓浓的母子情感动着……

外面鞭炮声震天响,随着响声鱼贯进入灵堂的是七八个人也都个个披麻戴孝,伤心欲绝。来人便是老太大唯一的几个娘家侄孙、媳妇和孩子。看他们的穿着估计是经济不富裕,但再怎么着人家也是娘家人也是上宾啊,家里的老二等哥几个赶紧招呼落座上茶。汪家来人为首的汪星辉委婉说到:“死者为大,还是让我们先看看老姑奶奶最后一眼吧。”说完便径直走到了倌木旁,要求打开棺木。这时老大黄明亮突然冲过来语气迫为强硬的说道:“午夜十二点入殓的时候才可以看!”汪家人愣了,这要求看老者遗体不为过份,走到哪里都是没有遭拒绝的道理,为何他却要阻拦呢?

汪星辉强忍悲痛清了清嗓子说:“老姑奶奶的兄弟姐妹都已经不在人世,我们几个晚辈过来吊丧,就是来看看她老人家,却不是为了来喝茶,如若不然相信姑奶在天有灵也会怪罪我们的,况且这也不是什么难为你们的事情,还请大哥方便方便。”

其实在黄明亮的眼里汪家没钱没权,人微言轻,看在老太太的面子上是亲戚,老太太这一去,这门亲戚关系便也全然没有了。他愤怒的吼道:“入殓的时候再看不行啊,这会儿就是不能看,你们汪家人又能怎么的,别在这里故意找事?”“找事?我们怎么找事了,我们来看看老姑奶的尸骨怎么叫找事了?”汪星辉愤愤的说道。其实几千里赶回来奔丧众兄弟姐妹也不明白,一回到家里大哥黄明亮就以各种理由阻止来人看望老太太的遗容。这究竟是咋回事?所有的人脑海里都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看见大哥黄明亮和汪家里争吵起来,其它哥几个都赶忙过来说和,都在劝大哥:“娘家人要看老太太,这要求没啥不合情理,相信老太太也是愿意见娘家侄儿孙儿的……”大家七嘴八舌到都在说道大哥。哪想黄明亮突然咆哮起来:“一个死人有什么好看的,入殓时候再看。”说着便抱着棺木盖不松手。这下可更是加大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汪星辉望着眼前这个不可理喻的人,越发怀疑外间的传言的真实性了,他拨通了110。十分钟后警车驶入了黄家的院子,法医也一并跟了来,打开棺木盖:一股恶臭扑鼻而来,紧接着映入眼帘便是老太太痛苦的神情,在见到众亲人后居然还从额头发丝间流出滴滴的黑血……

黄明亮被警车带走了,在警局里他平静的说出了一切。

原来黄明亮的妻子与婆婆一直不合,前些年老太太身体好的时候被几个小儿子接出去在外地住,偶尔回趟老家倒也相安无事。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老太太要叶落归根,不想在外面死后变成一把骨灰装一个盒子,就回家与黄明亮两口子一起吃住,当然生活费由另外几个兄弟出,毕竟他们的条件都比老大强得多。但是一起吃住后矛盾越来越激化,让他夹在中间着实为难,他小心翼翼的哄着继母,迁就着老婆。

在黄妻的心里,婆婆年轻能干的时候都在给别人带孩子,给别人做家务,为啥老了不能动手不能干活的时候却要住到自己家里让自己伺候,刚开始黄明亮还一直在老婆面前维护着继母,但时间一长他也渐渐觉得不公平,失衡的心中天平也逾加倾斜了,他慢慢的也见不得继母了。

前几日在邻家喜宴上他与几个老朋友多喝了几杯,本想回家睡一觉但一进门就听见妻子唠叨:“老不死的光会吃饭,把屋里弄得臭气熏天……”他一时郁闷扛着铁锹去菜地,在路过茅坑的时候迎面遇见了继母,酒壮怂人胆,终于对着继母的头部一铁锹扎下去,那颗长久压抑失衡的心终于爆发,无情的宣泄……

长春性病医院排名

贵阳男科专科医院

武汉看多囊卵巢哪家医院好

北京治疗肿瘤科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