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丙烯储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丙烯储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河南天价过路费案今日开庭国内国际国内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26:21 阅读: 来源:聚丙烯储罐厂家

河南天价过路费案今日开庭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 资讯生活

时军锋4岁女儿如今和70岁的奶奶相依为命。

河南天价逃费案今日开庭??律师称将为时家兄弟作无罪辩护

偷逃过路费被判无期徒刑?在社会上引起广泛争议的河南368万元“天价过路费案”,今日在河南平顶山市鲁山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案件主角时军锋昨天在会见律师时依然坚 称自己当初并不知军牌是假的。

对案件结果,时军锋说:“我无所谓,只要二哥能出去我就知足了。”公诉方称时家兄弟伪造武警部队车牌骗免过路费数额巨大,应以诈骗罪起诉。而辩护律师则表示将为二人做无罪辩护,他们的最终命运如何,今日将见分晓。

昨日下午,前往看守所会见了时军锋的辩护律师王永杰介绍,时军锋的精神有些恍惚,脸色较差,但没有明显的清瘦,最明显的变化是头发几乎掉光。

时军锋坚称不知军牌是假的

时军锋对于自己投案之后依旧未能将哥哥“捞”出去深表内疚。“他跟我说,原本指望自己把责任揽下来之后哥哥能出去,没想到现在兄弟一个也没能出去,他觉得对不起二哥,说只要二哥能判个缓刑出去,他就很知足了。”

当王永杰告诉时军锋,检方对兄弟俩的指控金额已由368万元降到60万元时,他起初有些惊喜,后来又平静下来,说“本来就应该这么多”。

更让人吃惊的是,时家兄弟对自己的案子于今日开庭毫不知情。直到昨日下午,与辩护律师见面后才知道自己即将于次日出庭。时军锋的大哥时银锋也表示,迄今为止未收到法院开庭通知,通过记者才得知。

王永杰还向时军锋转达了家人的问候,时军锋很平静,表示希望大哥能照顾好老母和女儿。在会见中,时军锋始终否认自己当初知道军牌是假的,称自己是在帮别人打工,是在几乎不知情的情况下“中招”的。时军锋表示,自己现在很纠结。如果坚称自己无罪,那么自己供述出张新田、李金良二人的行为就不能被认定为立功表现,如果自己认罪,那么很有可能面临几年的刑期。时军锋考虑了自己可能面临的后果,表示如果判得太重,肯定会上诉。

但“判得太重”究竟是判几年刑期?时军锋并未明确表示。

辩护律师称不构成犯罪

时建锋、时军锋二人此次出庭各有两名辩护律师。王永杰昨日表示,今天的开庭,他将为时家兄弟做无罪辩护。原因有三:

第一,时建锋、时军锋二人与武警某支队签订了运输协议,二人与该支队是雇佣关系。换言之,二人是替别人打工,这一过程中出现逃费纠纷,应该由雇主担责。

第二,根据国务院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33条,如果确有偷逃过路费行为,只需要承担补缴义务即可,不构成犯罪。

第三,王永杰说,虽然《刑法修正案(七)》将非法提供、使用军车牌照等专用标志定为犯罪,但该修正案从2009年2月28日才开始实施,而时军锋的行为发生在2008年5月至2009年1月,根据“法无规定不为罪”的原则,时军锋不构成犯罪。

王永杰还表示,即便时军锋的逃费行为构成犯罪,但由于其有重大立功表现,应免于处罚。“时军锋投案后,曾供述出张新田、李金良二人涉案的有关事实,协助警方破案,且写有悔过书,认罪态度较好。”他表示:“法律规定3~50万元属于‘数额巨大’,而之前的368万元则属于‘数额特别巨大’。时军锋一人的涉案金额不到50万元,按法律规定,即便判刑最重也在3~10年。”

检方称骗免过路费数额巨大

平顶山市鲁山县检察院以诈骗罪对时家兄弟提起公诉。起诉书显示,经查明,2008年初,时军锋为了在经营河沙生意中获取更大利益,与武警某部干部李金良(另案处理)预谋使用伪造的武警部队车辆号牌骗免高速公路通行费,后李金良又介绍该部干部张新田(另案处理)参与。是年3月,时军锋以被告人时留申、王明伟的名义分期付款购买了两辆绿色斯太尔牌货车,在许昌市车辆管理所办理了入户手续,车号为豫K-55720和豫K-55758。其间,时军锋通过李金良取得了伪造的WJ19-30051、WJ19-30052武警部队车辆号牌、车辆行驶证、驾驶证、士兵证及作废的武警部队派车单和其购买的武警部队迷彩服等物品。

2008年4月8日,时军锋将上述两辆武警部队车牌悬挂于其购买的斯太尔货车上,经郑尧高速公路从鲁山县下汤镇购买河沙,运往其经营的时风沙场销售。4月9日,上述车辆在长葛西收费站被查扣,经李金良、张新田二人协调,时军锋缴纳5215元通行费后被放行。

时军锋因两辆货车被查扣,不能再使用上述号牌。后时军锋又通过李金良为其提供了伪造的WJ19-30055、WJ19-30056武警部队车辆号牌。2008年5月4日至2009年1月1日,时军锋雇用司机冒充武警部队人员,驾驶两辆斯太尔货车,悬挂上述车牌,从鲁山县下汤镇向长葛、禹州等地运送河沙。兄弟俩从2008年5月至2009年1月间,累计骗免过路费60余万元。

该院认为,时建锋、时军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伪造的武装部队车辆号牌,骗免高速公路通行费,数额巨大,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家中七旬病母幼女在等待

冬日的禹州,朔风劲吹。随着大批媒体蜂拥而至,时建锋、时军锋兄弟的老家许昌市禹州市无梁镇歧王村再度喧闹起来,村民们开始议论纷纷。在不少村民的眼中,时家老三俨然是“能人”。“他先后娶过3个老婆,都挺漂亮的。沙场生意也经营得风风火火,一年据说有几十万收入。”村民时风告诉记者。时银锋也向记者证实,三弟的确娶过3个老婆,但都已离婚。

老母亲抑郁成疾

时银锋还告诉记者,已经快一年没与兄弟俩见过面,法院也没有跟他们通报案件的进展情况。1月中旬,三弟时军锋决定投案后,当晚跟他交代了一些事情,并把家里的七旬老母托付给他,此后就杳无音讯。

兄弟俩的命运迟迟没有下文,年逾七旬的老母亲赵老太也跟着吃尽了苦头,身体每况愈下。赵老太今年已经70岁了,一直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时军锋还有一个4岁多的女儿,在幼儿园上中班,现在也由她照顾。由于时银锋夫妇俩长期在外地打工,如今祖孙俩只能相依为命。自从年初两个弟弟出了事,老母亲便抑郁成疾。但为了养家糊口,每天还得拖着病体到田间劳作,十分辛苦。相比一年前记者见到赵老太时,如今她的精神头明显不如以前。说起两个儿子,老人家情绪十分激动。“两个儿子就这样折了,能出来一个也好啊。”老人家抹着眼泪说。

大哥一人撑起全家

两个弟弟先后“进去了”,如今只有时银锋一个人撑起全家。过去他每个月约有4000元收入,如今上有老、下有小,三弟的小孩也得由他照应,今年到现在手头都没攒到钱。

昨日上午,时银锋来到鲁山县并在一间宾馆住下,今日上午他去旁听。而赵老太则因年迈,不堪舟车劳顿,无法前往听审。“我都快一年没见过三弟了,二弟更久,两年都没见过了。主要是趁着庭审见见他们。”时银锋说。

成都桌贴

武汉绿化带护栏

山东食用油瓶

海南草坪灯设计